戈恩否认指控(昨晚戈恩否认了日本检方所有的指控)

  • A+
所属分类:娱乐八卦

北京时间1月8日晚9时,轰动全世界的东京“逃跑剧”男主角—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如期在黎巴嫩召开了记者发布会。
这是他从日本逃离之后首次面对媒体。意料之中的是戈恩并没有公布逃跑细节,而是爆出了很多大瓜。
戈恩继续否认了日方对他的所有指控。他指出,自己被捕背后的“幕后黑手”除了日产之外,还有丰田和日本政府等人。“我可以说日本政府的相关人员,但是我在黎巴嫩,我不愿意影响黎巴嫩政府和人民的利益,因此我不会说政府方面的名字。”
在被限制自由14个月之后,对于其涉嫌“虚报工资,偷税漏税”的指控,戈恩还摆出了8条具体证据以证清白。
在戈恩看来,这是东京检察官一直在拖延着审判,本身就是一场有组织的阴谋,而面对这场不公平的审判,最好的办法,就是逃离。“400多天的非人道的折磨,我只有走,没有其他选择。”
在扭转雷诺和日产的命运之后,戈恩再次扭转了自己命运的乾坤。
这很戈恩
戈恩,这个曾经名誉汽车界的人物,从小就特立独行。虽然成绩优异,但却不服管教,总是与旧势力做着“对抗”,十一岁时就因为留长发被老师约谈。
可以说“离经叛道”,是戈恩最大的性格特点。但正是这位“另类”的带头人,带领着雷诺-日产-三菱走出了一条独特的企业发展之路。
而它的诞生则更加具有传奇性——两个电话,不仅成就了戈恩,更成就了雷诺-日产-三菱这全球第三大车企。
1978年3月,一个来自西班牙的电话让24岁的戈恩义无反顾的加入了米其林集团公司,从此开启了一段传奇人生。
第二次石油危机时,戈恩凭借杀伐决断的魄力,将米其林从亏损泥淖中拉出帮助,因此赢得了“成本杀手”的声誉,其后更是进行了一番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在31岁时就担任米其林巴西公司CEO。
戈恩以其铁腕手段迅速在相关行业声名鹊起。1996年,一个来自巴黎的电话,又让戈恩不顾一切的离开了米其林,只留下下一句“汽车的魅力大于轮胎”,便奔赴巴黎出任雷诺汽车公司副总裁。
在不到三年时间里,戈恩不但将彼时亏损10亿美元的雷诺拯救上岸,还带领雷诺削减了将近30亿欧元的运营成本,使其重新实现盈利。也正因此,戈恩在汽车业再次赢得“成本杀手”之称。
然而戈恩对此并不在意,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向任何人,任何事情妥协过。后来,戈恩出了一本书,叫《一个成本杀手的管理自白》,对于“成本杀手”这个称号,戈恩十分满意。
似乎正是这样的杀伐果断,让他无坚不摧。甚至在面对日本已经向国际刑警发出通缉令的情况下,戈恩坦言:“我非常习惯创造不可能的奇迹。我不会止步于此,未来的几周,我会把所有的证据整理起来,证明自己为汽车行业做出的贡献。”
一段爱恨情仇
戈恩不仅是雷诺的掌舵人,还是日产汽车、甚至是日本汽车产业的救世主。
广场协议之后,日本经济大滑坡,在这样的时代大背景之下,日产也开始在汽车市场节节败退。
当时,走投无路的日产在欧美四处寻找白武士。时年陷入困境的日产汽车,就像一块烫手的山芋,连通用汽车都不敢接盘。当时的通用CEO甚至直言,“把资金投到日产,就像把50亿美金扔进大海”。
最后,还是在戈恩的主导下,雷诺以54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日产36.8%的股份。但日产汽车早已不是那家令人称羡的行业巨头:1999年,日产汽车全球市场份额已经不足5%,它的实际负债超过200亿美元。可以说戈恩接手的日产,其实已经濒临破产。
已经有过两次成功扭转局面的戈恩偏偏选择迎难而上。这像极了《雍正王朝》里所说的,所有人都觉得康熙为雍正留下来的是大好江山,殊不知其实“又大又穷,党争严重”。
而戈恩的空降,的确有几分“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的悲壮感。
他说,“如果我失败了,我就变成哲学家。如果我成功了,这将是本世纪汽车行业最大的成功之一”。
1999年6月,戈恩出任日产汽车CEO。在戈恩的主导之下,日产裁员2.1万人,关了5家工厂。在戈恩大刀阔斧的改革之下,2000年日产实现盈利27亿美元,创下了历史新高。
戈恩改变了日本汽车企业的采购方式,将系列化的采购改为引入竞争机制,采购的渠道拓宽了,使得成本下降,汽车市场重现活力。因此,戈恩被称为日本的“国民英雄”,并得到了天皇明仁颁发的蓝绶勋章。
不仅如此,戈恩还拯救了三菱汽车。
三菱也是日本老牌车企,但在那个年代同样遭受重创。2016年,日本三菱汽车由于排放造假丑闻又深陷财务危机,戈恩带领日产获得三菱34%的股权,并拿到管理层重大决定一票否决权。
至此,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正式成立。在戈恩领导下,一年时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便力压大众和丰田,在轻型车领域获得了全球市场销量冠军。
此时,权利达到巅峰的戈恩,开始把目光放在改变联盟格局,计划将三家企业进一步整合。而这样的做法,显然触及了日本的民族底线。
当前联盟的持股结构是:雷诺持有日产43.4%的股份,而雷诺背后的最大股东则是法国政府。此外,雷诺还一直施压要求扩大股权,但这是日方绝对不能接受的。2017年4月接任戈恩成为日产汽车新任CEO的西川广人更是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要保持日产汽车作为日本第二大车企的独立性。
因为日产复活后,其品牌价值已远超雷诺。羽翼丰满的日产企业,已不甘心屈于人下。因此,戈恩的联盟整合计划频繁受到日本各方势力的抵制。
不过,戈恩是不会妥协的,而这自然就引发了日产高管们的“宫廷政变”。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戈恩的命运急转直下。于是就有了2018年11月那次,在日本羽田机场被捕,被指控隐瞒收入、违规挪用资金等罪名被逮捕。
总结:所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有分合重充斥于世间,有布衣欲崛起于江湖。雷诺-日产-三菱的全球联盟尽管依然存在,但是,从目前来看,却是两败俱伤。
2019年9月,西川广人因“违规获得激励性收入”而黯然下台,此后日产管理层不断动荡,经营陷入混乱。机构预计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2019财年,日产利润率将下滑至1.4%,而戈恩将日产社长之位交给西川广人的前一天,利润率还是6.3%。
戈恩下台,伤害的不仅是三大合作伙伴阵营,不知道此前“算计”戈恩倒台的做何感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