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以为是的女人,差点丧了命。

  • A+
所属分类:知识百科

新连载,《赘婿道士下山》来喽,真的很好看,不好看,你打我呦快来追吧!上集回放:(15)深山遇到鬼打墙(16)无孔不入的女同学,用见不得人的手段撩我“未婚夫”本集是第17集。错过的其他剧集,请点开文章开头的“话题标签”里边有全部更新过的剧集。文/棉花糖
叶凡·张玲
啊——有鬼在哪里?
叶凡惊呼,难道媳妇的阴阳眼开了,可以看见鬼灵。
张玲深叹了口气,她也太难了吧,病床上躺着个算了,身边活蹦乱跳的又是个神神叨叨的病人。
看在他是小叔唯一的亲弟子也算半个张家人的份上,张玲决定得找个心理辅导医生来给叶凡和老爸诊断一下,是不是被什么邪教给洗脑了。
没过多久秦峰醒了,张玲一个劲的抱歉,不过好在他并不放在心上。
“那学长你安心休息,晚上我就在这搭个睡袋。”张玲想着留下来好好照顾学长,心里愧疚才会少些。
“不用”
“不行。”两个男人几乎同时开口。
秦峰解释道,家里有人会来照顾他,张玲这才放心回去。
张玲安排好了护工才放心离开,下山一直都还没时间洗澡换衣服,浑身难受死了。
刚离开医院没几步,张玲回过头:“你还跟着我做什么。”
她从医院出来叶凡一直跟在身后,按理说叶凡也该回山上去了。
“媳妇...”叶凡刚开口就被一道严厉的目光瞪住了,但还是厚脸皮地开口道,“玲儿...这么晚了,上山的路这么难走,万一我再出点什么事,可不又要给你添麻烦了。”
叶凡·张玲
望着空中一轮高挂的明月,眼瞧着时间就要十二点,确实不早了。
“行,我给你找个酒店住。”张玲可不敢将人再往回带。
好不容易请出去,这才多久又往回带,征兆不好。
“不用不用,你我之间还客气什么,将就着家里住一晚,正好我许久没见岳父大人了。”叶凡说着钻进了车。
呵呵,住她家里是将就,张玲扯着嘴冷笑,这家伙学狡诈了,有点意思。
“岳父近来可好?”叶凡问道。
“老样子。”张玲看着前方的路敷衍回应到,其实她早就知道两人一直有联系。
叶凡几次开口想找些话题来聊都被敷衍过去。
车子里无比安静,张玲打开音响挑选了首相对比较轻柔的音乐播放,有了点声音气氛算是缓和了。
不知道是音乐太安静了,还是天色已晚,正在开车的张玲打起了哈欠。
只有叶凡瞪着双眼睛,直直望着外面,这周围的气息有些古怪,车子笼罩在罕见的大雾里。
“媳妇我给你的符纸可有戴好。”叶凡提醒了一句。
张玲忽然被叫醒般,迷迷糊糊的看着叶凡,缓缓开口:“别乱叫,不然我现在就丢你下车。”
叶凡·张玲
说话间,车子里原本放得音乐竟发出卡碟的东西,滋滋得听的人直头皮发麻。
“这车子该换了。”张玲按了几下,声音还是没有停下。
叶凡汗颜,上百万的车子修一修,接着用它不行吗?说换就换,更何况问题恐怕不是出在车子上。
“我们得快些了。”叶凡看着油门直接踩了上去。
啊——张玲一阵嚎叫,倒不是因为车子忽然加速被吓出声来的,她的脚啊,叶凡这家伙居然直接踩在她脚上加速!
“你疯了么,投胎啊。”张玲此时如同傀儡,手被握着脚还被人踩着。
“来不及解释了,但愿能赶回去。”
宽敞马路上,一辆车子疾驰而过,周遭雾气笼罩,这注定是个不太平的夜。
“解释个锤子,等被你吓到医院里再解释?”张玲吼道。
车子猛地停住,惯性的作用下两人差点从座上飞出去,好在这豪车的安全措施不是盖的,弹出的安全气囊救了两人。
叶凡缓了口气,闭眼回神对着身边的人道:“在车上呆着。”
张玲这人还没清醒就见“肇事者”要跑:“别走...”
“别害怕,我就在外面。”叶凡以为她是害怕,于是安慰道。
叶凡·张玲
车窗被打开,一股冷风呼呼灌进车子里面。
张玲缩了缩脖子,低声吼道:“谁怕了,你撞晕了我,还想跑。”头部眩晕让她看什么东西都是两重影子,说话都有气无力的。
叶凡已经走到车外面并没有听见。
“和你一起总没好事。”张玲看着外面的人影,不满的暗骂道。
冷风直吹,她不由地抱着自己,不知道是感觉出了偏差还是怎么回事,脖子上的符纸没有刚戴上时那么温暖,凉到体温都捂不热。
雾气加重的缘故,到后来张玲连外面的人影都看不清了。
“叶凡?”她试探性的叫了两声,没有得到回应。
张玲只好等着,她是想下车去找,可不知怎么回事她的身子越来越重,眼皮也沉到要睁不开了:“我好困...”
周遭灰黑的雾气转眼间变成了白茫茫一片,在这里张玲身子不沉了,还在里面走起来想要找到方向。
一路走着,找不到尽头。
她这是睡着了,在梦里吗?
“别找了,走不出去的。”空间里传来一阵悠远又有些熟悉的声音,是个女人的。
“你是谁?”张玲对这个声音并不恐惧,开口问道。
叶凡·张玲
“张玲,可以将你身上的灵珠借我用用么”女人再次开口,她声音谦卑,有几分恳求的意思。
“你认识我?”张玲试探着。
白茫茫的空间里显现出一个人影,短发平刘海,穿着以前高中校服,竟然是张玲高中时读的学校。
“班长你怎么在这。”张玲认出来眼前的人影。
她情绪异常平静,因为张玲可以更加肯定这是在梦里,肯定是最近听说班长噩耗太过惋惜,以至于在这种情况梦见她。
“我想要你的灵珠可以给我吗?”班长重复问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灵珠是什么,但如果能帮到你的话,尽管拿去。”张玲表现的十分豁达。
张玲高中时的成绩虽不如班长,但是在心理学这方面她可有不少研究。
像自己这种被心结困扰产生的梦魇是极容易陷进去的,只有尽量减少负罪感,满足班长的要求她才能走出去。
班长眼底闪过几秒诧异,不过随即被欲望达成的贪婪给带过:“真的可以吗?”
当然,张玲朝着对方慢慢走过去。
这个方法起作用了,张玲身子不再沉重,她快速被班长吸附过去。
“你傻啊,灵珠给了她,你就死了,到时候会有一堆人等着瓜分张家的钱财,张伯父不死也会被人赶去要饭...”叶凡的怒斥回荡在上空。
叶凡·张玲
他的声音有魔力般让张玲身子顿住,倒不是因为她的醒悟,而是她只想揪出这家伙来骂一顿。
烦人的家伙,连她梦里也能来搞破坏,孽缘啊。
“闭嘴!我的梦我做主。”张玲不信在自己梦境里还屏蔽不了这家伙。
叶凡声音没有了,张玲身子也加快速度朝着前方飘去。
张玲身子离班长越来越近,她看清楚班长模样有些诡异,不过想了想在梦里有点偏差也是正常的。
“灵珠。”班长执念着一句话。
这时,张玲看见胸前有颗发亮的珠体飘出,这就是灵珠了吧。
张玲比班长还想要将灵珠交出去,这样她就不用整日因为这事恶梦缠身。
宿主的配合下,灵珠光芒越发耀眼,原本只有指甲盖大小的珠体已经变得拳头大小。
“谢谢你张玲。”班长露出满足的笑容。
可此时张玲连客气一下的力气都没有,灵珠离开身体后,她浑身被抽走灵魂般。
头晕目眩周遭的一切她都在渐渐失去感应,像是吃了安眠药后药效起了作用一般,意识渐渐在消散。
“蠢——货”最后一刻张玲是听到叶凡的声音,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
叶凡·张玲
确实,将死之人还能有什么深仇大怨放不下的。
白雾被黑暗取代,张玲睁眼时已经是在熟悉的地方了。
叶凡坐在床边,瞪着眼直勾勾盯着她,张玲平缓开口:“我睡多久了,现在几点?”
房间里还点着灯,应该还是晚上,只是不知是过了一夜,还是几夜。
“你刚才差点长眠了,什么东西都能乱给,真是财大命多。”叶凡幽怨数落着人。
张玲无力的眨了眨眼,显然是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
“要是灵珠真的给了她,我也救不回你,懂了吗?”见着眼前女人眼神懵懂无知,叶凡语气柔软了几分。
灵珠?张玲空洞脑海中回忆起刚刚在发生的事情:“梦里给她便是给了?”
张玲心想要不是她懂得心理学恐怕还不知道要被那个噩梦缠多久。
呲啊一声,叶凡梆硬的手指关节敲打在头上,张玲好不容易恢复的意识,只觉得现在脑袋嗡嗡直响,这家伙给脸了竟然敢打她!
“你干嘛!”
“疼就对了,刚刚要不是我把你从那个班长手里拉回来,你现在就曝尸荒野了。”叶凡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瞪着她。
难道刚才那不是梦?张玲眨动着双眼无辜回忆着,模样意外的有点萌。
叶凡·张玲
“你是说,班长的阴灵真的来过,而且我身上真的有灵珠要是被抢走就会挂了?”
张玲半信半疑总结出刚刚得到的讯息。
叶凡翻了翻眼白,一副你才知道的无奈模样。
“这颗灵珠还是传说中可以许愿的灵珠。”
张玲心想她身上真有灵珠,那四舍五入她岂不就是传说中的人物咯。
“那我为什么不直接许愿让那些邪祟不能伤害到我。”
张玲简单粗暴的想着。
“没用的。”
这么简单的办法谁会想不到呢,遗憾的是这个灵珠并不是像传说中说的那样能许愿。
“不能摘,不能许愿,还招妖孽,那岂不是祸害。”(待续... ...)
PS:感冒了,眼冒金星,鼻子不通气头痛,真心难受。为何这个班长老是缠在张玲地身边,原来是为了灵珠,灵珠有啥好啊?感谢磁场相同的我们在这里相遇,谢谢阅读!
辛苦宝宝点个在看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